用户名: 密码: 记住

仗剑走天涯:第二百六十七章 蛇蝎谷中姻缘成 下

小贴士: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仗剑走天涯在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,无需注册

    崔吟吟遭了呵斥,这才反应过来,一声泣哭,断断续续,只将实情说了,莫霜茵一听,起始不信,只道她抵赖,待得崔吟吟说及爷爷临去之时,嘴中始终呼唤着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莫霜茵心中讶然,但见她说的恳切,绝无欺骗之意,倒不由她不信,她心中又喜又哀,喜的是崔尚之到死不忘自己,哀的是情郎已逝,不负再见,她一生为爱所困,到这时终于知心中所念念不忘之人心中,到死只自己一人,心中悲恸,便无以复加,心道:他便只一丝血脉留世,我又何苦再来为难?我只将这孩儿当作自己孙女便是,也算是替他尽了一份心不枉我与他恩怨纠缠一生

    如此一想,气亦消了不少心愤日禾神教之余,又问了很多,崔吟吟甚是乖巧,只一一回答,一口一个叫,直叫莫霜茵心也酥了,满腔的哀怨,尽数化作无尽的疼惜,待听得崔吟吟道及自己乃是爷爷深山采药所拾弃婴之时,她心中终于再无芥蒂,原来崔尚之是穷极一生,至死都无背叛与她。

    她心中一暖,这一生来所受的气顷刻化作烟云,惆怅之中,更是对了崔吟吟心疼宝贝的不行,只恨不能当场扇上自己几个大大耳光。

    她俩说话,座下骏马不停,几个时辰过去,业已到得竹舍,自有蛇蝎谷中姐妹相迎进去,她自发现崔尚之身死,自己悲伤守候多日,只传了命令回去,蛇蝎谷举家迁徙至此,是以,此地被改作了蛇蝎谷。

    莫霜茵心疼这便宜孙女,自然是百般照顾,依着她原先所想,那也是须送了崔吟吟在此相候,自己急急赶去云剑山庄。

    然,转念又想,云鸣凤若是见了留书,势必会急赶而来,自己这便宜孙女如此喜人,她谅云鸣凤也不会不爱惜,况且他云鸣凤可是欠了崔尚之一个大大的人情,还有就是崔尚之临终托付,他也亲口答应了的,要照顾崔吟吟一生一世,依着崔吟吟所说,这小家伙绝不会绝情不来,怕就怕他见不着书信。

    她心念种种,终于计较已定,便赌一下,那又有和妨?明日便是七日之约最后一天,云鸣凤若是不来,大不了日后再去寻他,总之是不能亏待了便宜孙女,她自己一生未尽人事,这份孤独与寂寞,自然不愿崔吟吟再尝。

    自思自想之中,早就做了定论,崔郎未完成的心愿,便由己去帮他实现,云鸣凤不来便罢,一旦来了,定要好生试探一番,再将她俩婚事办了,到得那时,自己了无牵挂

    也是因此种种,这才有了前情所述,她祖孙二人等在院中,俱皆希望着云鸣凤快来,崔吟吟心中胡天海地,忐忑不安遐想尔尔。

    竹舍之前,蛇蝎谷中的那些姐妹们穿来走去,正自忙碌,莫霜茵含笑注视崔吟吟,生怕这丫头到时心软,坏了自己一番心思,不无关切的道:小丫头啊,瞎想甚么呢?总之待得他到,你须得千万忍住了,容奶奶我好好试探试探,怎么的也不能亏了我们家吟吟

    崔吟吟只一想莫霜茵安排,心中甜蜜,面上一红,娇羞无限,呼了一声:奶奶

    莫霜茵眼见她小女子样,哈哈笑道:哈哈那有甚么好害羞的,男大当婚女大当嫁,再正常不过,你爷爷替你选下的这门亲事,奶奶我自然要好好替他把把关,若是一切如你所说,今日这蛇蝎谷中,便是你俩洞房花烛之所,奶奶我替你爷爷作主,圆了你心中好梦,叫你俩这姻缘成了

    崔吟吟又是一声娇呼,却不想,莫霜茵突地竖了食指掩口,示意她噤声,轻轻言道:来了,但愿是他此时来人,多半是错不了,定然是他依约而来,姐妹们,准备好了么

    准备好了!大姐放心!

    这些女子皆是她多年姐妹,大姐想甚么自然都是清楚的很,莫霜茵呼声一出,俱皆答应,语调一致,嘤嘤细语,亦皆风味犹存,半分不输二八妇人。

    崔吟吟侧目倾听,却哪听得一丝声音,正自犹豫,心有不信,却见莫霜茵伸手一指,崔吟吟不明,随着她手指看去,但见院前草丛之中,不知何时,一条条长虫吐着信子,游头四顾,十分不安,再有这些长虫身旁左右,一只只黑褐色蝎子,似钉住了一般,感情她是以此判断来的。

    崔吟吟一生哪见过这么多长虫与蝎子,只吓得面目失色,张口欲喊,莫霜茵知她害怕,只伸手轻抚,爱怜横生道:莫怕!这些臭虫都是奶奶圈养多时的,不会胡乱攻击人的,吟吟莫怕!

    但在她说这话时,山坳尽头,云鸣凤已然一骑绝尘,心急火燎而来,他小睡一觉,问了农户,知了方向,心中诧异,感情吟吟之前的住所,现下倒是变成了蛇蝎谷来,个中曲折,这些农户不知,他心中纳闷,却也问不出所以然来,只千恩万谢,拿了银两出来,好说歹说劝了农户收了,翻身上马,再无耽搁。

    熟门熟路,奔行自然迅捷,晌午过后,已离竹舍不远,再奔一阵,竹舍在望,极目远眺,但见院中矗立十余众女子,清一色的丽质天生,俏生生若人间仙子。

    待得再近,只见当中站立的女子无骨玉指一指,一声娇喝:来人站住!报上名来!

    云鸣凤心中一惊,依声勒马,便在马背之上,抱手作揖道:众位

    这两字一出,心中纠结,抓首挠耳,只不知该如何称呼,客套话便说不出,那女子不欲耽搁,纤手连摇,又喝一声:客套话休言,我且问你,可是云剑山庄云鸣凤到此?

    正是正是晚辈晚辈依约前来,但不知云鸣凤听了仇少岳的话,知晓莫霜茵乃是崔尚之旧时情人,只不过这么多女子俏生生并排而立,看不出年纪,他先前心想,既是崔爷爷旧时情人,想来多半年岁自高。

    然,俗话说,百闻不如一见,这亲自见了,倒是一时不知哪位便是,又或是这些俱皆不是,是以,他心下更是迷茫,说起话来,底气不足,自然是结结巴巴,一句话也说不完整。

    他心急崔吟吟安危,心想着自己最是难与女子打交道,却不想迎接自己的,竟皆是女子,这趟前来,少不得要多费些事,这么多女子,自己又该怎么应对。

    他哪知,此趟是有惊无险,到得最后,竟还与崔吟吟成就了鱼水之欢的好事

    莫霜茵擒了崔吟吟,一路紧赶,起始几天,心中忿恨,也不愿多与她说话,只思着要抢在头里,待得云鸣凤到来,一起拿下,慢慢折磨,以慰崔尚之在天之灵。

    然,如此几日奔波,眼见得崔吟吟被自己擒了,却也不闹,再看她长相斯文清秀,人见犹怜,心中暗思,实不愿相信她会作出为情弑祖之事。

    如此赶路,实在寂寞难耐,加之她听了慕容合鹤与仇少岳所说,早已深信崔吟吟与云鸣凤罪大恶极,万死难赎,自从与慕容合鹤二人达成交易,便一直心中牵挂着这事。

    然,久儿候之,却是半点消息也无,她心中伤痛日复一日,终于那七彩斑鸠自行飞回她这才知事情难办,欲要仰仗日禾神教带己出气,只怕终究是痴人说梦,凡事终还须亲力亲为方是。

    也是因此,她这才不远千里,靠着心爱的追踪神鸟,终于赶至华山,一直苦寻良机,终于是功夫不负有心人,恰巧碰见崔吟吟独自一人失魂落魄夜出,这才一举成擒。

    崔吟吟若是当真乃心思歹毒,穷凶极恶之辈,自己也断不会如此顺利,几日相处,虽未说上已句话来,然,同是女子,第六感觉使然,只让她心生疑虑,终于不忍,到了第六日上,眼见神农架在望,终于放心,只拍开崔吟吟哑穴,先是一番喝骂,后又好是一番旁敲侧击。

    崔吟吟人又不笨,眼见她一路对己从不假以颜色,心中念头翻转,早知事情不甚简单,她心中亦不知想了多少种可能,终究是猜测不出莫霜茵是因了此事与己为难。

    莫霜茵一经问出,她心中惊讶,自己未做过的事情,也不知是谁乱嚼舌根,硬是传成了这般,她矢口否认,只问及莫霜茵到底何人,因何会关心自家爷爷生死,在她想来,保不齐这女子乃是爷爷的妹妹,否则又何以会替他奔波。

    《仗剑走天涯》骨灰级老书虫推荐小说全文字更新,牢记网址 : http://www.digivarz.com/book/291yhy.html
上一章        仗剑走天涯章节目录       

温馨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